楼诚及衍生。
碎碎念转到子博@西风没哭
楼诚大法背单词转到子博@阿诚哥说你该去背单词了

父亲节台词

明楼:长兄如父,在明家,我还是说了…说了也不算。

谭宗明:感觉我自己就像个家长,像你老爸一样。
赵启平:……霸……霸霸?

庄恕:你这是吃出了父爱么?
季白:我爸比你瘦。

是在流行盲狙高考题吗🌚

趁还没开考

狙一个江西卷(今年不自主命题的话就是全国一?)

楼诚少年期

🌚写不出来就删

【并不

【楼诚】博士生与本科生同居二三事

ooc预警。


1.

“大哥,大姐托人带信来了。”

“说吧,写的什么?你肯定先偷看了。”

明诚一双眼骨碌碌转:“问你什么时候毕业呢。”

明楼从稿纸里抬起头,仔细端详眼前这张带笑的脸,复又低头演算:“少来,我这才两年,大姐会不知道?是你要问还是明台要你问?”

“要是明台要问呢?”

“明台要问,就说冬天毕业回家,期末考试再考不好要挨揍。”

对面少年笑得捧腹,明楼眉眼舒展:“那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他把钢笔搁下,与少年对视:“你要问也应该问,我毕业了是不是要搬去别处。”

半晌,那少年顶着一对红了的耳朵尖跳起来往外蹿:

“大哥!红烧肉好像糊了!”


2...

大佬过年

谭总去度假

阁主吃宫宴

荣大亨听戏

明长官拎箱子,唱戏,红包没有弟弟的厚

【多cp】跨年段子

我不会说本来跨年的晚上我就开了个头,然后秒睡着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


秘书处在年底忙得脚不沾地。明秘书不但要监督下属做好年终报告、来年预算,还得忙于给各级长官安排例礼,级别高的要亲自去送。留下明长官独自下班。

孤零零的明长官一个人回家,发现大姐带着明台去苏医生家做客未归,一个人下碗面,“这面做得真难吃。”

明秘书十一点半裹着寒气回房,关上门,一个沉重的身体从背后拥过来。

“哎哎哎……重!”

“你去哪了。”

“还不都是给你铺路……哎!放开我!”

“床还没铺,铺什么路。”


老谭晚上参加公司酒会,带了不值班的赵医生一起。

赵医生西服领带精英模样,头发近来还微微染了酒红色,...

【多cp】双十一段子

明楼看明台十一月初就开始兴致勃勃跃跃欲试摩拳擦掌蠢蠢欲动,总觉得他有事。问明诚,对方笑答:“明长官老土了吧?小少爷肯定是想光棍节刷爆你的卡。”

“光棍节?明台不是有女朋友?就那个,卷发,爱穿旗袍的女同学。”

“光棍节,光不光棍都要购物嘛。”管家阿诚边说边打开了手机里的APP递过来。

明长官划动屏幕,满目琳琅:“那你想买什么?也刷我的卡!”

“装什么大款。”明诚翻白眼,“你的卡本来就在我这。”



赵启平谙熟某宝套路,十一月八号就询问经常光顾的几家店,是否能提前享受活动价,以避开物流高峰。

于是乎,在全城都在熬夜抢货、为网速疯狂的那个午夜,他和谭宗明正在孜孜不倦地试验新到货的小服装小...

【多cp】秋裤段子

立冬。

这晚,明秘书给明长官准备了第二天要加穿的秋裤。
“阿诚,秋裤今年还没到时候吧?”明长官装作很懂的样子。
“怎么,大哥又穿不下了吗?”明秘书装作听不懂的样子。

蔺晨提溜着两条秋裤一推门,望向被子里蜷着的萧景琰。
“殿下,静妃娘娘提醒您穿秋裤。草民去定做了两条,绸料的,嘿,易脱易穿手感好!”
“放,放肆!”

自从李警官谈恋爱之后,不但伙食上去了,体重也上去了。——不是吃的,是穿的。

“老了就是不用你妈逼你,你自己就会穿上秋裤。”
谭宗明看着手机里赵启平发过来的时下段子,又想起来早晨被子里露出的那一截光裸脚踝,恨得牙痒痒。

“老子才不穿那玩意儿,娘们儿兮兮的。”不穿秋裤的杜见锋嗤笑。
“你说谁?”穿了秋裤的方孟韦...

【谭赵】红尘俗客(古代AU)(三)

富商老谭 X 游医小赵

前文戳底下tag #红尘俗客

——————


第二日一早,赵启平去慈幼院义诊,出了客栈,先去隔壁点翠坊买了一包桂花糕。

在中原游历时,颇想念江南的桂花糕,甜香软糯,细腻精巧。他打开缚绳与牛皮纸,放于鼻下细细一嗅,点翠坊果然名不虚传。顿时也不做文雅,大快朵颐几口下肚,转身又进了店,买上三大包。

一路穿过西市,途经小摊贩,随手买几个泥娃娃与拨浪鼓,捏在手里也不嫌招摇。

如此左手桂花糕右手小玩意,站定在慈幼院门前。今日热闹非凡,他似乎不是第一个来的。

门口六岁的桃桃追着八岁的莺莺绕着圈闹腾。莺莺高高举起的手里抓着一块糕点,两个羊角辫子甩得俏皮。两个小...

【楼诚大法背单词】S1 E1

主博可以转子博吗wwww

打个广告!

阿诚哥说你该去背单词了:

用法与说明



【abstemious】| BrE əbˈstiːmɪəs, AmE əbˈstimiəs | 


adj. 有节制的,简朴的


marked by restraint especially in the consumption of food or alcohol


Professor Ming is a hard-working man with abstemious habits. But he is still fatter than...

【多cp】邻居之二·醉酒记

段子

假如他们是邻居系列

主杜方,楼诚谭赵出没

——————

方孟韦喝醉了。


早晨他与老杜不愉快,撂下几句话就摔门而去。绷着脸快步下楼梯,却迎面撞上了晨练回来的明先生,和他的油条。

明诚抱稳手里的袋子,看对方脸色不豫,和自家那位生闷气的时候如出一辙。宽慰一句:“上班这么早?领导不人道。”

梗着脖子的方孟韦冷静下来,快步下楼梯,这脖子也不知道还该不该梗着。


下班后夜幕里,局里一起撸串喝酒,小方易醉,啤的也醉。神情恹恹将倒未倒的时候,下属的手臂适时地架住他。

“方局,我送您回去吧。”

“回……不回去。不讲理。”

下属一头雾水。


“叮”地一声,到四楼,电梯开了。喝醉的...

1 / 5

© 野火拂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